©2019 by Magisterial Mission.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施洗的约翰



135:0.1 (1496.1) 施洗的约翰出生于三月二十五号,七B.C. 这是按照在几年前六月份的时候加布里埃尔给伊丽莎白的承诺。这五个月以来伊丽莎白都保守着加布里埃尔前来探望她的秘密;然后当她告诉她的丈夫撒迦利亚时, 他就很困惑,然后直到他在约翰六个星期出生前做了一个不寻常的梦之后他才完全的相信了。除了加布里埃尔在梦里探望了伊丽莎白和撒迦利亚以外,约翰出生的时候并没有超自然和其他不寻常的现象。


135:0.2 (1496.2) 在出生的第八天约翰就按照犹太的习俗受了割礼。他长大后成为了一个平凡的小孩,一天天的在那个时候叫做犹大市的地方长大,离耶路撒冷西方大概四英里。


135:0.3 (1496.3) 约翰小时候最充满事务的时刻就是跟他的父母一起去探望耶稣和他的拿撒勒家庭。这次探望发生在六月,一B.C., 在他六岁多一点的时候。


135:0.4 (1496.4) 从拿撒勒回来之后约翰的父母就开始系统化的教导这个小伙子了。这个小村庄并没有犹太教堂学校;但是,由于他是一个祭祀,撒迦利亚相对来说是有良好教育水平的,然后伊丽莎白比起平均的犹太妇女来说她也是有相当好的教具程度;她也是属于祭祀,她是 “亚伦女儿” 的后裔。由于约翰是他们唯一的孩子,因此他们就花费了很多时间来训练他的思想和精神。撒迦利亚在耶路撒冷圣殿的服侍不是很多所以他把大部分的时间专门用来教导他的儿子。


135:0.5 (1496.5) 撒迦利亚和伊丽莎白拥有一个小的农场来养羊。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没有多少生活来源,但是致力于祭司的撒迦利亚会频繁的收到来自圣殿基金的补贴。



1.    约翰成为了神圣的拿撒勒人



135:1.1 (1496.6) 约翰在十四岁的时候并没有学校可以毕业,但是他的父母觉得今年是一个适当的时间来让他誓言成为一个神圣的拿撒勒人。因此撒迦利亚和伊丽莎白把他们的孩子带到了隐基底,就在死海的旁边。而这里就是拿撒勒人南部兄弟会的总部,而在那里这个小伙子被正式的,庄严地引导进入这个规则。在这些发誓,远离所有醉人的饮料,让头发长长,和避免碰到死人的仪式以后, 这个家庭就去了耶路撒冷,在圣殿面前,约翰便完成了神圣拿撒勒人所需要的献祭。


135:1.2 (1496.7) 约翰跟他杰出的前辈参孙和先知撒母耳一样选择了同样的誓言。拿撒勒人的一生是被认为是神圣化的和拥有神圣人格的。犹太人一样的崇拜和尊重神圣的拿撒勒人和大祭司,然后这并不奇怪,因为神圣的拿撒勒人的一生,除了大祭司,是唯一可以进入圣殿中最神圣的地方。


135:1.3 (1497.1) 约翰从耶路撒冷回到了家里后便去照顾他父亲的羊群,之后长大以后成为了一个强壮并且有高尚人格的人。


135:1.4 (1497.2) 当约翰十六岁的时候,并且在读过伊利亚书之后,就变得非常佩服这位迦密山的先知,然后就决定采用他衣着的方式。从那一天起约翰就一直穿着一个带皮腰带的毛外衣。在他十六岁的时候他已经超过六英尺高并且几乎发育完全了。由于他飘柔的头发和他特殊的衣着他的确是一个风景如画的青年。然后他的父母对他们唯一的儿子也有很大的期望,一位承诺之子和一位神圣的拿撒勒人。



2.    死去的撒迦利亚



135:2.1 (1497.3) 在经过几个月的疾病后撒迦利亚在七月份去世了,十二A.D. 就在约翰刚过十八岁的时候。这段时间对约翰来说是很尴尬的,因为神圣的拿撒勒人发誓禁止跟死人接触,甚至对于自己的家人。尽管约翰积极的遵守那个关于死者感染的誓言,他怀疑他是否真正的顺从了神圣拿撒勒人的要求;因此,在他父亲被安葬了以后他就去了耶路撒冷,在神圣的拿撒勒人女子庭院,在那里他提供了有必要的献祭来净化自己。


135:2.2 (1497.4) 在今年的九月份伊丽莎白和约翰要去拿撒勒旅行并且去探望玛丽和耶稣。在约翰马上就要决定要去实行他人生的工作时,他不光是被耶稣的话语责备,也被耶稣的例子责备了,要他回家照顾好他的母亲,然后等待 “天父将要来临的时辰” 。在跟玛丽和耶稣告别这个愉快的旅行之后,约翰再也没有见到耶稣直到他在约旦河施洗的事件。


135:2.3 (1497.5) 约翰和伊丽莎白回到家以后就开始筹备未来的计划。因为约翰拒绝了宫殿所欠他的祭祀津贴,当这两年过后他们把房子也失去了;因此他们就跟着羊群去了南方。于是,在约翰二十岁的这个夏天他们就去了希伯伦。就在这个被称为 “荒野的朱迪亚” 的地方约翰照顾着他的羊群而这个小溪支流到一个大的河然后再从隐基底流进死海。这个恩盖迪的部落不只是包括着神圣拿撒勒人一生的奉献而且还有许多苦行牧羊人跟他们的牛群聚集在这个地区然后也跟拿撒勒人深交的在一起。他们靠养羊和从有钱的犹太人那里得到的礼物来养活自己。


135:2.4 (1497.6) 当时间慢慢的过去,约翰回希伯伦的次数就变少了,尽管他经常去恩盖迪。他其实跟大部分神圣的拿撒勒人有很大的区别,他发现要跟兄弟会完全的深交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他非常喜欢阿布纳,那个被恩盖迪部落所认可的头领。



3.    牧羊人的一生



135:3.1 (1497.7) 在这个峡谷旁的小溪约翰建造了不少于十几个石头棚子和畜栏,这些是由堆起的石头组成,在这里他可以守护着他的羊群。作为一个牧羊人约翰他有大量的时间可以思考。他跟伊枝达谈了很多,一个从贝斯责来的孤儿,而在某种情况下是被他收养的,然后当约翰前去希伯伦去探望他的母亲,卖绵羊和前去恩盖迪为安息日服务时,他就看管着羊群。约翰和这位小伙子的生活非常简单,依靠羊肉,山羊奶,野蜂蜜,和那个地区可以使用的蝗虫。然后他们的饮食也是有从希布伦和恩盖迪不时地提供补品来补充他们。


135:3.2 (1498.1) 伊丽莎白让约翰扎在巴勒斯坦和世界的事务当中,然后他对于这个世界旧的秩序就要结束的信念也越来越深了;他将要成为新时代的报信者, “天堂的国度” 。这位粗糙的的牧羊人非常偏爱先知丹尼尔的写作。对于丹尼尔所描述的伟大画面他已经读过了有一千遍了,而这就是撒加利亚所说代表这世界上所有伟大国度的历史,从巴比伦开始,然后是波斯,希腊,然后最后是罗马。约翰已经察觉到罗马是由多种语言和种族组成,因此它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个坚固和合并的王国。他甚至相信罗马以后会分裂,成为叙利亚,埃及,巴勒斯坦,和其他省;然后他往下继续看到说 “在这些国王制度的时代天堂的神将会建立一个永远不会被毁灭的国度。然后这个国度也不会留给其他人而是将会成为碎片然后吞噬所有这些国度,然后就会永远站立在那里。” “然后在那里将会给他统治权和荣耀和在给他一个国度,最后所有人,国家,语言都会服侍他。他的统治权是一个永恒的统治,而且不会停止,然后他的国度将永远不会被毁灭。” 然后国度和统治权加上在整个天堂里面的国度将会由至高的掌权者的祭祀来给人们,而且这是一个永恒的国度,然后所有权力都将会服侍和服从他。”
 

135:3.3 (1498.2) 关于约翰对耶稣的理解,他一直也无法从他父母那里和他读过的经文里面完全的从困惑中走出来。在丹尼尔书里面他读着: “他在晚上看见的幻象,然后,看那,有一个像人子一样从云彩中过来,然后在那里给了他权柄荣耀和国度。”  但是这些先知的话语其实跟他父母所教导的不一致。他在十八岁跟耶稣见面谈话的时候也发觉这些经文的不一致。尽管他有这些疑惑,他的母亲还是像他保证他远方的表哥, 拿撒勒的耶稣,是真正的弥赛亚,他的到来是要坐在大卫的宝座上,然后他(约翰)将成为他的先驱使者和主要的支持者。


135:3.4 (1498.3) 约翰所听到的各种关于罗马国度败坏,邪恶,放荡和道德的荒芜,和他所知道希律王安提帕和朱迪亚的州长所做的各种邪恶的事件,他就开始相信这一个时代就要结束了。对于这位粗糙和高贵的小孩来说这个人类时代的世界已经熟透了,然后一个新的黎明和一个神圣的时代——这就是天堂的国度。这种感觉在约翰心里成长着,他将要成为旧先知的最后一位和新先知的第一位。然后他激动地颤抖着带着冲动前进,然后宣言给所有人: “忏悔吧!与神和好!做好最后的准备;准备好你自己来接受一个永恒和新地球的规则,一个天堂的国度” 。



4.    死去的伊丽莎白



135:4.1 (1499.1) 在八月十七号,二十二A. D, 当约翰已经是二十八岁的时候,他的母亲突然去世了。伊丽莎白的朋友,知道神圣的拿撒勒人跟死者接触的约束,甚至是跟自己的家人都不可以,他们把伊丽莎白埋葬安排好了才告诉约翰。当他收到他母亲死讯的时候,他就指示伊枝达把他的羊群赶到隐基底然后他就出发去了希伯伦.


135:4.2 (1499.2) 他去了他母亲的葬礼后就回到了恩盖迪,他把他的羊群交给了他的弟兄们然后有一段时间跟外界脱离了关系,他只有在祈祷和禁食。约翰只知道用旧的方式接近神圣;他只知道关于以利亚、撒母耳和丹尼尔的记载。以利亚是他理想中的先知。以利亚是第一位被以色列承认为先知的老师,然后约翰真实的相信它将是先知历史里面最后一个杰出的天堂使者。


135:4.3 (1499.3) 约翰在恩盖迪住了两年半,然后他说服了大部分兄弟们并且告诉他们 “这个时代的结束已在眼前” ;然后 “天堂的国度即将到来。” 然后他大部分的教导都是来自于犹太人关于弥赛亚是一位拯救者承诺帮助犹太民族摆脱外邦统治者的统治。


135:4.4 (1499.4) 在这期间约翰在神圣的拿撒勒人恩盖迪的家里读了很多神圣的记载。他尤其是佩服以赛亚和玛拉基,是在那个时候最后的几个先知。他读了又读以赛亚书最后五章节,然后他相信这些预言。然后他便读起了玛拉基书: “看那,我会在主那伟大和可怕的日子来临之前派遣先知伊利亚给你;然后他将会把父亲的心转向给孩子然后把孩子的心转向给父亲,以免我来了就要用诅咒重击大地” 。然后就是因为玛拉基说过伊利亚会回来这才阻止了约翰前去宣言将要来临的国度和劝告他那些犹太人的同伴赶快逃离神之怒。关于宣言即将来临的国度约翰其实已经成熟了,但是由于期待着伊利亚来临才把他拦住了将近两年多。他知道他不是伊利亚,玛拉基到底是什么意思?预言到底是字面真实的,还是比喻的?他怎么能知道事实是什么?最后他终于大胆的设想,要是第一位先知是伊利亚,那么最后一位应该是知道的,最终,以同一个名字。尽管如此,他有怀疑,有足够的怀疑阻止他把自己称为伊利亚。


135:4.5 (1499.5) 由于伊利亚的影响,约翰才采用了那种直接和生硬的方式来袭击罪恶和和他同辈人的恶习。他想要打扮成伊利亚,也尽量像伊利亚那样说话;在所有外在的方面他都像那个古老的先知。他就是这样一位坚定而像大自然一样生动的孩子,一位无畏,勇敢,和正义的布道者。约翰不是一个文盲,他完全熟悉犹太人神圣的记载,他只是没有过多的被教化。他是一位思想清晰,一位有能量的演讲者,和一位激烈的指责者。在他这个年龄,他算不上一个榜样,但却是一个有说服力的谴责者。


135:4.6 (1499.6) 最终他想到了方法来宣告那个即将来临的时代,神的国度;他认为他要成为弥赛亚的先驱;他除去了所有的疑惑然后在三月,二十五A.D.的某一天从恩盖迪出发来开始他那短暂和闪耀的公共布道职业的生涯。



5.    神的国度



135:5.1 (1500.1) 要是想要明白约翰的信息,那就要先明白在约翰行动之前犹太人当时的情况是什么。大概在这一百年来所有以色列都处在窘境当中;他们无法解释为什么他们要持续的服从外邦统治者。摩西不是教导说正义总是能得到繁荣和大能来作为回报? 他们难道不是神做=所拣选的人群?为什么大卫的宝座荒凉空虚? 根据摩西的教条和先知的戒律,犹太人发现这很难解释他们民族持续的在荒凉中。


135:5.2 (1500.2) 在耶稣和约翰之前一百多年的时候一个新的学校在巴勒斯坦兴起了,叫做启示学。这些新的老师进化了一套系统化的信仰来解释犹太人所经历的痛苦和耻辱是因为他们要为国家而赎罪。他们回到了那些大家所熟悉的原因来解释巴比伦和其他之前时代的囚禁。但是启示学者所教导的是,以色列要用心垂听;他们痛苦的日子就要结束了;神所训练拣选的人们即将结束了;神对外邦人的耐心即将被耗尽了。罗马统治的结束是跟一个时代的结束是同义的,然后在某种意义上,是世界末日。这些新的老师严重的倾向与丹尼尔的预言,然后他们一致地教导着创造就快要到达最终的阶段了;这个世界的国度即将成为神的国度。对于在那个时代的犹太人来说这个就是-天国-这句话的意思,并且在整个约翰和耶稣的教导中一再有被提起。对于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来说 “天堂的国度” 只有一种意思:一个绝对正义的国家来由神(弥赛亚)完美的用大能来统治地球上的国家就像统治天堂一样 –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135:5.3 (1500.3) 在约翰的时代所有人都在期待的问, “国度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来?” 有某种感觉说明外邦人的统治即将结束了。整个犹太民族都有一种强烈的希望和盼望,希望这个时代的愿望能够在这一代人的一生中实现。整个犹太民族都有一种强烈的希望和期待,希望这个时代能够在这一代人的一生中圆满成功的实现。


135:5.4 (1500.4) 尽管犹太人对于即将来临的国度的性质有着不同的看法,但是对于这件事情所发生的时间他们都相信这是即将发生的,近在眼前的。许多读过旧约的人们都照字面上来期待一个巴勒斯坦新的王,来给犹太国度一个再生的机会,也从敌人手中被拯救然后由大卫的继承者来掌管,这位弥赛亚很快就会被认可成为世界上合法而正义的统治者。另外一个小的犹太团体保留着一个对这个国度绝然不同的看法。他们教导着这个国度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正在接近它绝对的尽头,然后 “一个新的天堂和一个新的地球” 将引领天国的建设; 而这个国度将是一个永恒的统治,罪恶将被终结,而新国度的公民在享受这无尽的幸福中成为永恒之人。


135:5.5 (1500.5) 大家都同意,在地球上建立新国度之前,必然会有某种激烈的净化或某种净化的纪律。直译者教导着世界大战将会发生然后会毁灭所有不信者,然而忠诚的人们会继续得到全部和永恒的胜利。巫师教导着这个国度将会被神的审判来引领然后会把罪恶的带领到他们罪有应得的惩罚和最终的毁灭,与此同时抬起所有相信和被拣选的圣徒,跟人子一起到高荣誉的宝座和权柄,并且以神的名统治那些所被救赎的国度。而这后来的组织甚至相信,许多虔诚的外邦人可能会被接纳进来新的国度。


135:5.6 (1501.1) 有些犹太人甚至相信神会干预建造这个新的国度,但是大部分人相信他会使用某种中保来代表,那就是弥赛亚。而这就是弥赛亚在约翰和耶稣那个时代唯一的意思。弥赛亚不可能只是一个涉及到教导神的旨意和宣告正直生活必要性的人。对于所有这一类的圣人犹太人把他们称为先知。弥赛亚是一位要比先知更伟大的;弥赛亚是要带来和建立新的国度,神的国度。在传统犹太人的角度里面,任何失败做这件事的人都不可能是弥赛亚。


135:5.7 (1501.2) 到底谁是弥赛亚?犹太人的教师又一次有不同的意见。老一辈的紧握着大卫之子的教条。新一代的教导说,由于新的国度是一个天国,这位新的统治者有可能也是一位圣人,一位早就坐在神右手边的人。看起来虽然奇怪,那些构想新国度统治者的人并不把他看作为人类的弥赛亚,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个 “人子” ——一位神的儿子——一位天堂的王子,并且早已期待他能成为新地球上的统治者。这就是当时约翰宣言的: “忏悔吧,天国就在眼前!” 时犹太人的宗教背景。


135:5.8 (1501.3) 这样看来,很明显,约翰慷慨激昂的在宣言新国度的时候有不少于六七种意思进入那些人的思想。但是不管他们领悟到了约翰所说的哪些重点,每一个犹太国度不同团体的期待者都被这个真诚、热情、粗暴,正义和忏悔布道者的宣言所吸引,他如此庄严地告诫他的听众 “逃离未来的神之怒吧” 。



6.    约翰开始传道



135:6.1 (1501.4) 在二十五A. D 三月初,约翰行走到了死海的西海岸然后一直上去到约旦河对面的耶利哥, 而这就是约书亚和以色列的孩子们在到达迦南地带之前所路过的浅滩;然后越过河的对面,他在浅滩入口的附近扎了营然后开始对那些徘徊的人们传道。这是约旦地带最繁忙的一个口岸。


135:6.2 (1501.5) 对于所有听到约翰传道的人们来说他不只是一个传道人。大部分从犹太荒野过来的人们听完这位奇怪的人传道以后都相信他们听到了一个先知的声音。难怪这些灵魂疲惫和满怀期待的犹太人会被这样的现象深深的打动。在所有的犹太历史上,亚伯拉罕虔诚的孩子们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 “以色列的安慰” ,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热切地期待 “国度的恢复” 。约翰的信息 “天国就在眼前” 在犹太所有历史里面从来也没有如此深刻和有普遍的吸引力,与此同时他也刚好非常神秘地出现在约旦河的南岸。


135:6.3 (1502.1) 他从牧羊人中出来,就像阿摩司。他穿的像以前的伊利亚,他发出雷霆般的劝告然后把他的警告灌注在 “以利亚的灵与大能里面” 。由于旅行者把他在约旦传教的消息传到了国外,所以这个奇怪的传教士在整个巴勒斯坦所掀起了轩然大波也毫不奇怪。


135:6.4 (1502.2) 关于拿撒勒传道士的工作其实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新的特征:他让所有的信徒都在约旦河里受洗礼 “来赦免他们的罪” 。尽管洗礼对于犹太人来说并不是一个新的仪式,但是他们从来也没见过约翰这样的实行过。在圣殿外厅里让外邦人改变信仰并且受洗已经是传统的习俗了,但是犹太人从来也没有实行过悔改的洗礼。当约翰开始传道,施洗和直到他被希律安提帕逮捕和监禁,这期间才用了十五个月,但是在这个短期的时间内他为大约十万忏悔者施洗礼。


135:6.5 (1502.3) 约翰在伯大尼浅滩传道了大概四个月后才去了在约旦的北上方。当时有成千上万的听众,有些很好奇但是许多都是认真和严肃的,他们从朱迪亚,比利亚,撒玛利亚的各个地方过来。甚至有些来自于加利利。


135:6.6 (1502.4) 在今年的五月份,尽管他还在伯大尼浅滩逗留,祭祀和利未人就派遣代表团去询问约翰来了解他到底是否声称他是弥赛亚,然后也问他到底他是以谁的权力来传道。约翰回答了这些问题并说: “回去告诉你们的主人就说你听到了 ‘在旷野有人呼喊的声音’就像先知所说,当预备主的道路,为神铺平一条大路一切山洼都要填满,大小山冈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为平坦,崎崎岖岖的必成为平原。主的荣耀必然显现;凡有血气的必一同看见;因为这是神亲口说的。”’


135:6.7 (1502.5) 约翰是一位有英雄气概但是没有谋虑的传道士。有一天他在约旦河的西河岸传道和实行洗礼时,有一群法利赛人和一些撒都该人前来受洗。在把他们带到水下之前,约翰对这个团体说: “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愤怒呢?我会让你们受洗,但是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不要自己心里说,不要告诉我亚伯拉罕是你的父亲。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被砍下来,丢在火里。” (他提到的那十二块石头是著名的纪念碑,是约书亚为纪念这 “十二个部落” 在他们第一次进入应许之地的时候所建造的。)


135:6.8 (1502.6) 约翰为他的门徒们开启了课程,在这当中他指示他们关于新生活的细节然后也努力回答他们各种的问题。他建议老师同样教导精神和法律。他教导富人要救济穷人;对于收税者他说: “不要强求比分配给你职务更多的” 对于军人他说 “不要使用暴力,不要错误地索取任何东西——要对你的工资满意” 然后他教导所有人: “准备好来迎接这个时代的结束——天国已近在眼前” 。



7.    约翰前往北方



135:7.1 (1503.1) 约翰对于将要来临的国度和国王还是有些困惑。他传道的越久就变得越困惑,关于新国度性质的问题他智力层面的不确定也丝毫没有动摇他对于新国度发生的确定性。在思想方面约翰是困惑的,但是在精神上从不。对于即将来临的国度他没有任何怀疑,但是关于耶稣到底是不是这个新国度的统治者他还是不能确定。只要约翰还一直保留着恢复大卫宝座的这个想法,加上他父母教导过的,关于耶稣就在大卫城出生,要成为期待已久的救赎者这些都保持着一致性;但是在之前那些时候当他更倾向于一个时代结束后有一个精神国度时,他就对耶稣在这类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感到非常怀疑。有时候他对所有的事情都产生疑问,但也没有持续太久。他真的希望能跟他的表弟交谈一下,但这并不符合他们之前决定好的协议。


135:7.2 (1503.2) 当约翰去了北方,他想了很多关于耶稣的事情。他在前往约旦的途中在很多地方都停顿了下来。当亚当直接问他 “你是弥赛亚吗?而他就是第一位他直接告诉他 “在我之后将会再来一个人” 的门徒。然后他继续说: “在我之后将会来一个比我更伟大的,一个我不值得弯腰解开他鞋带的人。我用水来为你施洗,但是他将会用圣灵来为你施洗。然后他手里拿着铲子彻底地清理禾场;他会把麦子收藏在谷仓,但是他会用审判之火把糠烧掉。”


135:7.3 (1503.3) 为了回答门徒们的问题,约翰就继续扩展了他的教导,比起他之前含义不清的消息: “悔改,并且受洗吧。” 他一天比一天加入了更多有帮助和安慰的信息。在这个时候有大批人从加利利和德卡波利斯过来。一天又一天的有一大批虔诚的信徒在此跟他所尊敬的老师一起逗留。



8.    耶稣和约翰的会议



135:8.1 (1503.4) 在十二月,二十五A.D,当约翰要去约旦而到达佩拉附近时,他的名气已经扩张到了巴勒斯坦每个角落,然后他所做的工作成为加利利湖边附近所有城镇上最主要的话题。耶稣亲口称赞了约翰的信息,然后这导致了迦百农许多人都加入了约翰悔改和洗礼的教派。詹姆斯还有西庇太的儿子约翰在十二月份下去探望他了,在约翰接受了他在佩拉附近的职位不久之后,然后他们也同意接受洗礼以后。他们就开始跟约翰每个星期都见面然后给耶稣带回新鲜和第一时间关于传福音工作的情况。


135:8.2 (1503.5) 耶稣的兄弟詹姆斯和犹大商量好要去约翰那里受洗;然后现在犹大刚好来到了迦百农来为安息日服侍,他和詹姆斯两个人因为听过耶稣在犹太教堂里讲过,所以决定要咨询耶稣关于他们的计划。这是在星期六的晚上一月十二号,二十六A.D。耶稣要求他们把讨论向后推迟一天,在那个时候再给他们答案。他在那一天晚上睡得非常少,他一直在亲近天父。他已经安排好要在下午的时候跟他的兄弟们吃完午餐,然后也通知他们关于约翰的洗礼。在那个星期天的早上耶稣同样的在造船店里工作。他们很清楚由于午休时间还没有到而耶稣对这些事情是很守时,所以詹姆斯和犹大把午餐带来了并且在木材室里等待。


135:8.3 (1504.1) 刚好在午休时之前,耶稣就放下他的工具,脱掉了他的工作围裙,然后向他三个工作的同事说, “我的时间到了” 。他就去外面找他的两个兄弟詹姆斯和犹大并且重复, “我的时间到了——让我们去找约翰” 。然后他们马上向佩拉出发,在路上边吃边走。这是在星期天一月十三号。他们晚上在约旦峡谷停留了下来然后明天下午在约翰施洗的地方出现了。


135:8.4 (1504.2) 约翰刚开始给所有的候选人开始施洗礼。这时一大批悔改的人们正在排队,而这时耶稣和他的两个兄弟也加入了这个男人和女人都成为约翰所传讲的天国信徒的队伍。约翰已经在询问西庇太的儿子关于耶稣。他已经听过耶稣对于他讲道的评论,然后他一天又一天期待他能够到达现场,但他没想到会在洗礼的队伍中迎接他。


135:8.5 (1504.3) 约翰全神贯注的在帮一大批改变信仰的人施洗礼,约翰没有抬头看耶稣直到人子站在他的面前。当约翰认出耶稣时,这个仪式被暂停了一会而这时他问候了他的表弟然后说: “但是你为什么下水来问候我?” 然后耶稣回答,“来接受你的洗礼”。约翰回答:“但是我要让你来为我施洗礼。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然后耶稣悄悄地跟约翰说:“忍耐一下,这将由我们两个人来布置这个例子给我这些站在这里的兄弟们,然后并且让它们知道我的时候已经来临”。


135:8.6 (1504.4) 耶稣的话语中含有定局和权柄的语气。一月十四日,二十六A.D,星期一中午,约翰情绪激动地约旦准备给拿撒勒的耶稣施洗礼。因此约翰为耶稣和他的两个兄弟詹姆斯和犹大施了洗礼。然后当约翰为他们三个施了洗礼后,他就解散了今天其他人,宣告他会继续在明天中午主持洗礼。当这些人撤离时,这四个站在水里的人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然后就在当时一位神灵就在耶稣的头顶上显现了一会,然后他们听到了一个声音说: “这是我心爱的儿子,是我所喜悦的” 。耶稣的表情突然改变了,然后从水里出来了以后沉默的离开了他们后,就去了东方的山丘。然后四十天再也没有人看到耶稣。


135:8.7 (1504.5) 约翰跟着耶稣有一段足够的距离时他就说在他们还没出生之前加布里埃尔就探望了他的母亲,就像她母亲重复的告诉他多次的一样。当他说完了 “现在我确定的知道你就是救赎者” 时他就让耶稣继续走了。但是耶稣没有任何回答。



9.    四十天的传道



135:9.1 (1505.1) 当约翰回到他的门徒身边时(他现在有大概二十五到三十个紧跟着他的门徒),他发现他们在虔诚的开会议,讨论到底耶稣跟洗礼有什么关系。当约翰告诉他们加布里埃尔在耶稣还没有出世的时候就探望了玛丽,他们所有人都非常惊讶,然后当他告诉耶稣这件事的时候耶稣也没有说什么。在那个傍晚没有下雨,然后这三十个人的团体在星光闪闪的夜晚下一直讨论着。他们在想耶稣到底去了哪里,然后什么时候才能够再见到他。


135:9.2 (1505.2) 经过今天的经历和关于将要来临的国度和被期待的弥赛亚约翰加了一种新的和某种宣言的因素在他的传道里面。这是一个非常紧张的时刻,这四十天的逗留,和等待耶稣的回归。但是约翰继续的用大能在传道,然后他的门徒在这个时候继续的在约旦给大批包围约翰的群众在传道。


135:9.3 (1505.3) 在这四十天等待的期间,很多传言在城市边缘散播着,有的甚至传到了提比利亚和耶稣撒冷。几千人都来到约翰新扎营的景点,公认的弥赛亚,但是却看不到耶稣。当约翰的门徒宣称那位从神而来的奇怪人去了山丘,很多人怀疑了这整个故事。


135:9.4 (1505.4) 在耶稣离开他们三个星期以后,在佩拉那里来了从耶路撒冷祭祀和法利赛人的代表团。他们直接问约翰他到底是不是伊利亚或者是那个摩西所承诺的先知;然后当约翰说, “我不是” ,他们就直接问了, “你是弥赛亚吗?” 然后约翰回答说,“我不是”。然后那些从耶路撒冷来的人们说:“你要不是伊利亚,或者那个先知,也不是弥赛亚,那么你为什么要为这些人施洗礼和创造这些混乱?”然后约翰回答说:“应该是那些听我说过和我施洗过的人来说,但我向你宣告,我是用水来施洗礼,但是有一位在我们当中会回来用圣灵来为你们施洗礼”。


135:9.5 (1505.5) 这四十天对于约翰和他的门徒来说的确是一个艰难的时期。约翰跟耶稣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有一百个问题被问起。政治和个人偏见开始出现。激烈的讨论围绕着弥赛亚的各种想法和概念已经展开了。他会成为一个军事领袖和一个像大卫王一样的人吗?他会像约书亚打败迦南人一样打败罗马军队吗?或者是难道他会建立起一个精神的国度?约翰宁愿跟少数人一样决定耶稣是来建立一个天国,虽然他自己也不清楚在建立天国的使命中应该包含什么。


135:9.6 (1505.6) 对于约翰来说,这几天是艰苦的日子,然后他也祷告耶稣能够回来。约翰某些门徒甚至要组织一个侦查队来寻找耶稣,但是约翰不允许,他说: “我们的时代已经在天父的手中;他会引导他拣选的儿子的” 。


135:9.7 (1505.7) 在安息日二月二十三号的早上,约翰和他的随从正在吃早餐,他们往北方一看然后发现耶稣正在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当他接近他们时,约翰就站在了一个石头上面,然后就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他说: “看那这是人子,世界的救赎者!他就是我所说的, ‘在我之后会有一位是首选的因为他就是在我的前面’。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从荒野里走出来传道悔改和用水来施洗礼,宣言着新国度就在眼前。然后现在有一位会用圣灵来施洗礼。然后我看到了圣灵落在了这个人的身上,然后我也听到了神的声音说 ‘这是我心爱的儿子,是我所喜悦的’” 。


135:9.8 (1506.1) 耶稣吩咐他们其他人回去吃饭后,这时他跟约翰一起吃饭然后他的兄弟詹姆斯和犹大就返回了迦百农。


135:9.9 (1506.2) 在明天的早上他就跟约翰和他的门徒们告别了,然后就去了加利利。他没有告诉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对于约翰自己的传道和任务他向耶稣咨询了,耶稣只说了: “我的天父现在会带领你,就像以前一样,未来也会的” 。就在那个早晨这两个伟人就在约旦河告别,从此再也没有见过面。



10.    约翰南方的旅行



135:10.1 (1506.3) 由于耶稣去了在北方的加利利,约翰觉得他因该返回南方。于是,在星期天的早晨,三月三号,约翰和他剩下的那些门徒准备往南走。约翰大约有四分之一的门徒在这个时候准备去加利利寻找耶稣。约翰在那时候有些伤感和困惑。他再也没有像给耶稣施洗礼之前那样传道了。他突然感觉到将要来临的国度的责任已经不再他的肩膀上了。他感觉到他的工作即将完成了;他忧郁不乐也很孤独。但是他一路上讲道,施洗礼和前往南方去了。


135:10.2 (1506.4) 在亚当村庄的附近,约翰逗留了几周,然后就是在这里他对希律安提帕做出了令人难忘的攻击,就是他非法的占有其他男人的妻子。到今年的六月份(二十六A.D)约翰就回到了约旦的伯大尼浅滩,在这里他已经开始宣传将要来临的国度快要一整年了。在耶稣受洗的一个星期后约翰对一般人传道的方式逐渐改变成怜悯的宣言,同时,他又一次强烈谴责了腐败的政治和宗教统治者。


135:10.3 (1506.5) 约翰所传道的地方是属于希律安提帕的地盘,所以他变得警觉了起来担心约翰和他的门徒会开始反抗。希律王也对约翰公开批评他的内政也表示不满。因为这些事情,希律王就决定把约翰关起来。于是,在六月十二号一大早,在群众还没来得及看传道和洗礼时,希律王的代表就把约翰逮捕了。由于几个星期过去了还没有放他,他的门徒就分散到巴勒斯坦的各个地方,很多人就去了加利利加入了耶稣的跟随者。



11.    在监狱的约翰



135:11.1 (1506.6) 约翰在监狱的经历是孤独和痛苦的。只有少许的门徒才允许见他。他渴望见到耶稣但是他必须满足于通过那些已经成为耶稣信徒的人来告诉他所做的事情。他很多时候怀疑过耶稣和他神圣的使命。要是耶稣是弥赛亚,他为什么不能把我从这个难以忍受的监狱中救出来?在一年半多的时间里,这位来自上帝户外的粗犷男子在那座可鄙的监狱里过着苦闷的生活。然后这个经历是他对耶稣信任和忠心的考验。的确,这所有的经历甚至可以说是他对于神信念的考验。很多时候他甚至连他自己的任务和经历都怀疑。


135:11.2 (1507.1) 他待在监狱里几个月以后,有一组门徒来看他,向他报告完耶稣的公共事务以后就对他说: “你看老师,他跟你一起在约旦河来接受人们。 他甚至跟收税员和罪人一起用餐。你为他作了勇敢的见证,他却不为你施行拯救”。但是约翰回答他的朋友说:“这个人什么也做不了除非天父允许他。你应该牢牢记住我说过,‘我不是弥赛亚,而我只是在他之前为他铺路的那位’。然后我也做了。有新妇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在旁边,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欢喜。就这样,我的喜乐已经充满了。他必兴旺,我必衰微。我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也宣告了我的信息。拿撒勒的耶稣是从天而来然后是在我们之上的。人子从神那里降临,然后神的话语他会向你宣告。因为在天上的父不会由他的儿子来限制圣灵。天父爱他的儿子并且会把所有都交托在他的手上。信人子的会得到永生。然后我所说的这些话是真的和永久的”。


135:11.3 (1507.2) 这些门徒对于约翰的宣告非常惊讶,然后就悄悄地离开了。约翰也是非常的激动,因为他发觉他说了一个预言。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怀疑过他的任务和神圣的耶稣。但是对于约翰来说他还是很失望,耶稣没有给他任何消息也没有来看他,然后他也没有用他的大能把他从监狱里救出。但是耶稣什么都知道。他对约翰有很大的爱,但是现在他已认识到他神圣的属性了,然后也完全的知道当约翰离开这个世界后所为他预备的美好的事件并且也知道约翰在地球上的工作已经结束了,他强迫自己不去干涉这位伟大传教士-先知事业自然的发生。


135:11.4 (1507.3) 在监狱里漫长的等待是人类无法承受的。就在约翰死去的前几天他又让可靠地信差传话给耶稣,问他: “我的工作完成了吗?为什么我要焦虑的在监狱?你是真正的弥赛亚吗,还是我们再去找别人?” 然后当这两个门徒把消息传给耶稣时,人子就回答说:“回去告诉约翰我没有把他忘掉而且我也在受罪,应该是我们一起来实现正义。告诉约翰你所看到和听到的——要知道穷人听到了福音——然后最终,告诉我那个先驱者他要是不怀疑我和为了我而跌倒那他就会得到在新时代来临不久后丰盛的祝福”。然后这就是约翰从耶稣那里收到的最后的消息。这个信息给了约翰很大的安慰然后也稳定了他很多信心并且也准备他在这个难忘的场合之后就要结束他那悲惨的生命。



12.    施洗的约翰之死



135:12.1 (1508.1) 当约翰在比利亚南部工作时他就被逮捕了,他马上就被带到了马克尔斯堡垒的监狱,在那里他一直被监禁着直到他被处死。希律王统治着比利亚和加利利,然后他就同时住在茱莉亚丝和比利亚的马克尔斯。在加利利他的官邸从西弗里斯挪到了提比利亚新的的首都。


135:12.2 (1508.2) 希律王不敢释放约翰,恐怕他煽动叛乱。他也不敢把他处死以免群众在首都发起骚乱,因为在比利亚有上千人相信约翰是一位圣人,一位先知。因此希律王把这位神圣的拿撒勒人留在监狱中,但是也不知道要做什么。约翰多次的见过希律王,但是他从来也不会同意离开希律王的领域或者在释放他之后不要做任何的公共宣传。然后这个新的煽动关于拿撒勒的耶稣,在此时也正在逐渐的上升,告诫了希律王此时并不能把约翰放出去。除此之外,约翰也是希罗底,希律王妻子强烈和仇恨的受害者。


135:12.3 (1508.3) 在很多时候希律王跟约翰谈过关于天国的话题,然后尽管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这些信息很了不起,他还是不敢把他从监狱里放出来。


135:12.4 (1508.4) 由于很多建筑的工程还在提比利亚进行,因此希律王就在比利亚的住处度过他大部分的时间,然后他也偏爱马克尔斯的堡垒。过了几年之后提比利亚的公共建筑和官邸才完工。


135:12.5 (1508.5) 为了庆祝他的生日,希律王在马克尔斯堡垒为他的首席官和其他在高委员会里的高职位的人们在加利利和比利亚举行了圣餐。由于希罗底直接上诉给希律王要求处死约翰失败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约翰通过巧妙的计谋被处死。


135:12.6 (1508.6) 在庆祝活动和娱乐的时候,希罗底就请她的女儿在宴会前跳舞。希律王对于这位少女的表演表示非常满意,然后把她叫到他面前就问: “你很有魅力。我对你很满意。在我生日的这一天问我要任何你渴望的,然后我都会给你,甚至是半个国家” 。然后希律王在他喝了很多葡萄酒的情况下所做的决定。这位年轻的女士就退下问了一下他的母亲她要向希律王要什么。希罗底说: “告诉希律王问他要施洗约翰的人头” 。然后这位年轻的女孩回到了宴桌,跟希律王说: “我求你把施洗约翰的头、放在盘子里、给我” 。


135:12.7 (1508.7) 希律王充满了恐惧和悲伤,但是因为他的誓言和其他在座的所有人,他不能够拒绝这个请求。然后希律安提帕派遣了一位士兵,命令他把约翰的头带回来。因此就在那天晚上约翰的头被砍下来了,这位士兵把这位先知的头放在盘子上然后在宴会厅的后方呈现给了那位年轻的女子。然后这位年轻的女子就把头交给了她的母亲。当约翰的门徒听到这件事之后,他们就来到监狱拿走尸体,然后埋葬在坟墓里之后,他们就前去告诉耶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