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by Magisterial Mission.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过度的那几年

 

 

 

134:0.1 (1483.1) 当耶稣在地中海旅行的时候他仔细的研究着他见过的人和那些他路过的国家,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最终决定了他在地球上剩余的时间要怎么过。他之前就完全的考虑过然后最终同意他自己就是出生在巴勒斯坦并且有一个犹太父母,因此他故意回到加利利然后开始等待他要成为公众真理老师一生的工作;他开始在他父亲约瑟夫同胞那里为他的公众事业遍布计划,然后这是他自己决定的。

 

 

134:0.2 (1483.2) 耶稣用他个人和人类的经历来发现巴勒斯坦在所有罗马帝国里面是开始他最终章节的最好地方,来展开他地球人生最后的场景,。这是他第一次完全的满足于这个计划来公开的展现他真正的本性然后同时展示他神圣的身份给巴勒斯坦本土的犹太人和外邦人。他明确的决定他要在地球上完成他的人生然后他也要像他婴儿时在同一个地方经历过的那样完成他的凡人生涯。他在玉然夏的生涯是在巴勒斯坦犹太人那里开始的,然后他也选择在巴勒斯坦犹太人当中结束他的生命。

 

 

 

第十三年(A.D.24)

 

 

 

134:1.1 (1483.3) 当他在查瑞克斯告别甘诺和甘尼以后(A. D 23的十二月),耶稣从乌尔回到了巴比伦,在那里他加入了一个前往大马士革的沙漠大篷车。从大马士革他去了拿撒勒,然后在迦百农只停留了几个小时,在那停留的同时他去找西庇太的家人了。在那里他见到了他的兄弟詹姆斯,他之前会有时候在西庇太的造船店来代替耶稣工作。跟詹姆斯和犹大书交谈后(他当时也在迦百农)然后他把约翰西庇太买下的小房子交给他的兄弟詹姆斯之后,耶稣就去了拿撒勒。

 

 

134:1.2 (1483.4) 当耶稣结束他在地中海的旅行时他已经收到足够的金钱来满足他的生活开销而这个情况跟他开始他的公众布道时候的情况很类似。但是除了迦百农的西庇太和他那不同寻常旅行时候遇见的人,整的世界都不知道他开始了这个旅行。他的家人一直相信他在亚历山大城学习。耶稣从来也没有承认这些想法,但是他也没有公开否认这些误解。

 

 

134:1.3 (1483.5) 他在拿撒勒停留的这几个星期的期间,他探望了他的家人和朋友,在维修店跟他的兄弟约瑟夫相处了一段时间,但是奉献了他大部分的注意力给玛丽和露丝。露丝当时快要十五岁了,然后这是当时她变成年轻女子后耶稣第一次有机会来跟她长谈。

 

 

134:1.4 (1484.1) 西门和犹大书他们两个想结婚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在耶稣没有同意的情况下他们不想这么做;于是他们推迟了这些事件,希望他们的长兄会回来。尽管他们都统一认为詹姆斯在各种事件是家庭的头,但是在结婚时,他们还是想要耶稣的祝福。因此西门和尤太书在今年A.D.24 的三月初双喜临门的结了婚。所有年长的孩子都结婚了,只剩下露丝,最小的,跟玛丽一起待在家里。

 

 

134:1.5 (1484.2) 耶稣以很平常的和自然的方式单独的探望着他的家人,但是当他们都在一起,他就很少发言因此他们都彼此的讨论着。由于她的长子有异常奇特的行为所以当时玛丽特别的惊慌。

 

 

134:1.6 (1484.3) 在耶稣准备要离开拿撒勒时,有一个要穿过城市的大篷车指挥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然后耶稣,作为一个语言学家,自愿的替代了他。由于这个旅行会让他缺席一年,然后由于他的兄弟都已经结婚了在加上他的母亲也跟露丝住在家里,耶稣就举行了一个家庭会议,他提议说他的母亲和露丝回去他之前给詹姆斯在迦百农的房子。因此,在耶稣跟大篷车离开的几天后,玛丽和露丝就搬去迦百农住了,之后玛丽在那个耶稣供应的家里安度晚年。约瑟夫和他的家人搬去拿撒勒的旧房去了。

 

 

134:1.7 (1484.4) 这只是其中一次人子在他的内心世界里很特殊的一年;他在人类思想和思想调整的和谐工作上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思想调整在之前就已经开始在积极的参与整理他的思想和排演大脑以后再不久的将来所要面对的伟大事件。耶稣的性格当时已经开始预备他以后将要对这个世界的态度会有巨大的改变。这些是间隔的时间,是个过度的时间,而他就是用神以人的样式开始了他的人生,最后他开始准备用人以神的样式来完成他的生涯。

 

 

 

前往里海的大篷车旅行

 

 

 

134:2.1 (1484.5) 在A.D.24的四月一号耶稣离开了拿撒勒,他跟着大篷车去了里海。耶稣所加入并且指挥的大篷车从耶路撒冷到达马士革和乌尔米湖后然后穿过了亚述,米底亚和帕提亚最终到达西南方向的里海。他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完成了他的旅行。

 

 

134:2.2 (1484.6) 对于耶稣来说这一次的大篷车旅行又是一次探险的考察和个人服侍。他跟着他的大篷车家庭体验了一次非常有趣的经历 – 乘客,护卫,和骑骆驼的人。众多住在大篷车的道路旁的男人,女人和小孩跟耶稣接触以后都有了更丰富的生活,对他们来说,他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大篷车指挥。但不是所有收到了他的个人服侍都得到了益处,但是大部分跟他有接触过的人在以后的人生都变得更好了。

 

 

134:2.3 (1484.7) 在所有世界的旅行当中这个里海的旅行把耶稣带到离东方最近的地方并且能够让他能够更了解在西方遥远的人们。他跟所有在玉然夏存活下来的种族都有亲密的接触过除了红种人。他享受着给每一个种族和混血人群同样的服侍,然后所有人都善于接受他给的生命之理。在遥远西方的欧洲人和在遥远东方的亚洲人都专注着听他解说关于希望和永生的话语,并且在跟他们亲切的住在一起的同时用爱和精神的服侍来影响着他们。

 

134:2.4 (1485.1) 大篷车的旅行在每一个方面都很成功。这是耶稣一生活着最有趣的片段,而今年他是以主管的方式在运营着,负责保管好那些归他管的物品和同时负责大篷车团队旅行者的安全。然后他忠心地,有效地,和有智慧的执行着众多的任务。

 

 

134:2.5 (1485.2) 再从里海回来的时候,耶稣就在乌尔米湖放弃领导大篷车,他在那里停留了大概两个多星期。他以一个乘客的身份后来跟着一个大篷车回到了大马士革,然后骆驼的主人恳求他留下来继续的帮助他们。婉拒了这个请求厚,他跟这个大篷车一起去了大马士革,在A.D.25的四月一号到达。它不再认为拿撒勒是他的家。迦百农才是耶稣,詹姆斯,玛丽和露丝的家。但是耶稣再也没有跟他的家人住在一起过了;在迦百农他跟西庇太他们住在一起。

 

 

 

在乌尔米湖的演讲

 

 

 

134:3.1 (1485.3) 在前往里海的路上,耶稣停留在乌尔米湖西海岸边上的旧波斯城那里休息和恢复了几天。在乌尔米旁边众多岛屿上其中最大的一个上面有一个很大的建筑物 – 一个梯形演讲室 – 奉献于 “精神宗教” 。这个建筑其实是一个宗教哲学的一个圣殿。

 

 

134:3.2 (1485.4) 这个宗教殿堂是由一位在乌尔米的富商和他的三个儿子所建造的。这个人就是森博通,而他属于他祖先里的一个很多元化的人种。

 

 

134:3.3 (1485.5) 在这个宗教学校,演讲和讨论从每一天的早上十点开始。下午的课程从三点开始,然后傍晚的辩论从八点开始。森博通或者在他的三个儿子里面的其中一个总会在这些课程里教导,讨论,和辩论。这个独特宗教学校的创始人在活着和死去的时候都没有泄露他个人的宗教信仰。

 

 

134:3.4 (1485.6) 在很多时候耶稣都参与过这些讨论,在他还没有离开乌尔米时,森博通给耶稣安排让他跟他们一起逗留两个星期在回去并且让他演讲二十四次 “兄弟情谊” ,然后在傍晚执行十二场关于问题,讨论,和辩论的男人兄弟会.

 

 

134:3.5 (1485.7) 在这些安排一致的情况下,耶稣终止了他的返回旅行并且发表了这些演讲。这是主在地球上最有规律和正规的教导。他之前或之后也都在没有讲这么多话题来讨论或者演讲关于男人兄弟会了。按照实际情况来说这些演讲是关于 “神的国度” 和 “人的国度” 。

 

 

134:3.6 (1486.1) 有三十多个以上宗教和宗教机构都代表着这个宗教哲学的圣殿。这些老师是被各自的宗教团体所挑选,支持,和完全公认的。在这个时候大概有七十五个老师在这个系里,然后他们住在小屋里,每个能容纳几个人。在每一个新月这些组织都会用抽签的方式。要是有谁让人忍无可忍,有争议的灵,或者是有阻碍社团流畅运行的任何倾向都会导致立刻解雇这个冒犯的老师。他会被非正式的解雇,然后代替他的人会马上被安置下来。

 

 

134:3.7 (1486.2) 这些不同宗教的老师费了很大的力气来显示他们的宗教对于这个人生和下一个人生的基本因素是多么的相似。要想在这个系里面占有位置的话就必须要接受这其中一个教条 – 所有的老师都要代表一个承认神的宗教 – 一些至高无上的众神们。当时这个系里有五个无教派并且不代表任何宗教的老师,就因为他们是无教派的所以耶稣才来到他们的面前。

 

 

134:3.8 (1486.3) 【当我们米德维尔一开始预备好耶稣在乌尔米的教导时,一起意见不合的事件发生在掌管教堂的大天使和发展的大天使当中,这关于把这些教导包括在玉然夏的启示录里面的决定到底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二十一世纪,那些普遍在宗教和人类政府方面的情况,跟耶稣当时的情况是非常不同的,耶稣在乌尔米所讲的道要以什么方式来符合人们在二十一世纪所面临的人和神的国度问题。我们当时没有办法构想出一个方式来表达主耶稣的教导也与此同时符合这两个星球政府里的大天使团体。最终,启示委员会的麦尔齐泽迪克主席指定三个属于我们的委员会成员来预备关于主耶稣在乌尔米的教导并且要怎么样来符合玉然夏二十一世纪的宗教和政治情况的观点。因此,我们三个次要的米德维尔完成了对于耶稣教导适应性的改变,重新陈诉他的宣言来符合世界现在的情况,然后我们现在展示这些由启示委员会麦尔齐泽迪克主席改编后的声明。】

 

 

 

统治权 – 神圣和人类

 

 

 

134:4.1 (1486.4) 兄弟情义是在天父爱的基础上。神的大家庭起源于神的爱 – 神是爱。神,是我们的天父,他神圣的爱着每一个孩子。

 

 

134:4.2 (1486.5) 在天上的国度, 神圣的政府,是在神圣统治权事实的基础上 – 神是灵。由于神是灵,因此这个国度也是灵性的。在天上的国度不是物质也不是只有智力的;是一个神与人之间精神上的关系。

 

 

134:4.3 (1486.6) 要是不同的宗教认识神;我们天父灵的统治权,那所有的宗教才能有和平。要是有一个宗教假设它在某方面比其他宗教都优越,然后再觉得它对其他宗教有专属的权力,那这样的宗教就意味着它不能容忍其他宗教并且敢于逼迫其他宗教的信徒。

 

 

134:4.4 (1487.1) 宗教和平 – 兄弟情义 – 这一切都不可能存在除非所有的宗教愿意放弃教会里所有的权力然后完全的放弃所有关灵性统治权的概念。神他独自一人就是灵性统治权。

 

 

134:4.5 (1487.2) 你不可能在宗教里(宗教自由)有平等或者不发生宗教战争除非所有宗教都同意把所有宗教权力都转让给某种超人类的境界,给于神他自己。

 

 

134:4.6 (1487.3) 当天上的国度降临在人们的心中时就会产生宗教联合(不一定是统一性)因为任何或者所有宗教团体包含着这样的宗教信徒时那他们就会摆脱一切教会权力的观念 – 宗教统治权。

 

 

134:4.7 (1487.4) 神是灵,然后神把他自己灵的一部分安居在人的心里。以灵性来说,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在天上的国度是没有种姓制度,等级,社会阶层,或者是经济阶层。你们都是同胞。

 

 

134:4.8 (1487.5) 但是当你失去神我们天父灵的统治权的情景时,某个宗教会就会开始声称它比其它宗教优越;然后应该是地球和平和人们都有善意,但是反而纠纷会开始,互相指责,甚至宗教战争,但最起码只是宗教信徒之间的战争。

 

 

134:4.9 (1487.6) 有自由意识的生物要是认为他们自己是平等的,但是除非他们自己互相的承认并且服从某个超级统治者,某种权力超越并且在他们之上,否则迟早会有一天会经不起诱惑并且尝试用他们的能力来获得超越其他个人或者是团体的力量和权力。这个平等的概念不会带来和平除非双方都认同有某种超级统治着在超越性的控制和影响着一切。

 

 

134:4.10 (1487.7) 乌尔米的宗教信徒以相对和平和安宁的方式生活在一起因为他们完全的放弃了一切有关灵性统治权的观点。在灵的方面,他们全都相信的确是有一个全能的神;在社会上,完全和不可挑战的权力握在他们的头目 – 森博通那里。他们很清楚的知道要是一个老师假设他是其他老师的领主会有什么结果。玉然夏不可能有持久的和平除非所有宗教团体都乐意放弃所有对神之恩宠, 神所拣选的人们,和宗教统治权的观点。只有神我们的天父成为至高无上,因此人们才能变成宗教兄弟然后在地球上以宗教和平的方式生活在一起。

 

 

 

政治主权

 

 

 

134:5.1 (1487.8) 【尽管主耶稣教导关于神的主权是真理 – 在世界上随后所出现的宗教只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由于在他之后这十九个世纪和之后的政治进化,所以导致他所陈述过的政治主权变得非常复杂。在耶稣的时期世界上只有两大势力 – 在西方的罗马帝国和在东方的汉朝 – 而他们被帕提拉国度和其他在他们之间的里海和土耳其斯坦的区域所隔离。因此,我们在以下的陈述上远离了主耶稣在里海所教导的政治主权,与此同时我们也适当的试图描绘着具有重要性的教导因为在主基督后的二十世纪会产生决定性阶段的政治主权进化。】

 

 

134:5.2 (1487.9) 玉然夏的战争永远也不会停止要是国家还继续紧贴着那些关于国家主权是无限制的虚假观点。在一个有人居住的世界只有两种相对主权的层次:每个凡人的精神自由和全人类的集体主权。在人类个人和全人类的层次之间,所有团体或协会都是相对的,过度的,和有价值的但权限于他们提高个人和加上整个星球总和的生活品质和福利– 人和人类。

 

 

134:5.3 (1488.1) 宗教老师必须永远记住,神的灵性主权往往超过所有干涉在这中间的灵性忠诚机构。总有一天公民统治者会学到至高的掌权者在人的国度里统治着。

 

 

134:5.4 (1488.2) 至高的掌权者在人的国度里统治着不是因为哪一个人群收到恩惠。从来也没有 “拣选的人民” 。至高掌权者的统治,是在超越性的控制着政治进化,用着一个规则那就是培养最好给最多的人维持最长的时间。

 

 

134:5.5 (1488.3) 主权就是力量然后由组织来变得更加强大。一个组织的政治增长和强大是好和适当的,它好像一直围绕着全人类一些不断在扩大的某些部分。但是这个成长的政治组织会在每一个交叉的阶段产生问题,在最初和自然组织的政治力量 – 一个家庭 – 和最终圆满的政治成长 – 全人类的政府,由全人类,和为全人类。

 

 

134:5.6 (1488.4) 从一开始在家庭里的家长权力,政治主权的进化是由家庭组织被有血缘关系的帮派包括然后联合在一起,由各种原因,再变成一个个部落单位 – 超级血缘性的政治团体。然后由交易,商业,然后侵略,部落联合起来变成一个民族,然后民族他们自己有时候联合起来变成一个帝国。

 

 

134:5.7 (1488.5) 当主权从小的团体转变成到大的团体时,战争就会减少。那就是,民族之间小的的战争会变少,但是当民族的主权变得越来越大时一些潜在更大的战争也会变得越来越多。以现在来讲,当整个世界已经被探测和占领过了,当国家是少数的,强大的,当这些伟大和据称主权的国家来维护他的边界时,当只有海洋把他们分开时,然后在那个时候舞台就已经布置好给大战争了,世界之间的冲突。那些据称为主权的国家不可能在碰撞胳膊肘子的时候不产生冲突然后引起战争。

 

 

134:5.8 (1488.6) 从家庭发展到全人类的政治主权的难处是在所有阶段的惯性阻力中表现了出来。家庭,有时候会对抗他们的帮派,然而帮派和部落很多时候对于领土所属国的主权会起颠覆性的作用。一个新的和有进步的政治主权进化是(也一直都是)被之前 “手脚架阶段” 发展过的政治组织为难和束缚的。然而这是事实因为人类的忠诚,一旦动员起来,就很难改变。就是这样同样的忠诚让部落进化着,但会让超级部落很难再进化 – 成为领土所属国。然而就是有这个(爱国者精神)让领土所属国进化的忠诚,才会让全人类的政府进化变得非常复杂。

 

 

134:5.9 (1488.7) 政治主权是由于放弃自我决定主义才被创造出来的,第一是由家庭里的个体然后才是帮派跟部落和更大的团体有关联。这个在不断前进的转让从小的自我决定主义到大的政治组织自从明朝和蒙古朝代开始就没有怎么减弱。在西方它持续了一千多年直到世界大战结束,这个不幸的逆行运动暂时的逆转了这个正常趋势那是因为它重新建立了潜在欧洲各地众多小的政治主权。

 

 

134:5.10 (1489.1) 玉然夏不会享受永久的和平除非这些主权国家聪明的和完全的放弃他们的主权力量然后交给所有兄弟情谊的人们 – 人类的政府。国际主义 – 联盟国 – 永远也不能给人类带来永久的和平。国际上的联盟会有效的防止小的战争然后适当的控制小国,但是它们不能防止世界大战也不能控制第三,第四,和第五强大的政府。在真正冲突上面,其中一个政治强国会从国际联盟退出来然后发起战争。你不能防止他们启动战争要是他们还继续被国家主权这个妄想病毒所感染。国际主义是一个好的方向。一个国际警力会防止很多小的战争,但是他在防止大的战争是不会有效的,地球上大型武力冲突。

 

 

134:5.11 (1489.2) 当真正的主权国家(强国)慢慢消失时,需要人类政府的机会也会不断增加。当只有几个真正的主权国家(强国)时,他们只有在生与死的搏斗道路上保留国家(帝国)霸权,或者,自愿的放弃一些关于主权的特权,他们要创造一个重要的超级核心力量来开始一个新的属于全人类的主权。

 

 

134:5.12 (1489.3) 玉然夏的和平不会来临除非所有那些主权国家放弃自己发起战争的权力然后放到一个真正能够代表全人类的政府里面。政治主权是人们天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有的。当玉然夏全人类创造了一个世界政府时,他们有权利和力量来把这个政府变成主权的;当这个有代表性或者民主的世界力量来控制世界的土地,天空,和海军时,和平和人们之间的善意才会盛行 – 但在这之前都不会。

 

 

134:5.13 (1489.4) 要用一个重要的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描述:四十八个美国联邦州已经享受了很久的和平。他们彼此没有战争了。他们把主权交给了联邦政府,通过战争的仲裁,他们放弃了所有妄想和自我主义。尽管每个州会调整他们自己的内部事务,他们不关心外交关系,关税制度,移民,军事,或者洲际商业。每一个独立的州也不关心他们自己公民身份的事件。这四十八个州不会遭受到破坏除非联邦政府的主权在某种情况下陷于险境。

 

 

134:5.14 (1489.5) 这四十八个州,放弃了主权和自我主义这两个双胞胎的诡辩。享受着洲际之间的和平和心神稳定。当他们自愿把主权交到全球政府的手里时,玉然夏的每个国家一样也可以享受和平 – 属于有兄弟情谊的主权。在这个世界国家小国会跟大国一样的强大,就像小国罗德岛有两个在美国国会的议员和就像繁荣的纽约或者大德克萨斯州一样。

 

 

134:5.15 (1490.1) 这些受限制的四十八个主权州是由人们和为人们所建造的。这个美国联盟的超级主权州(国内的)是由这里面的十三个州为自己和人们的利益所建造的。有一天人类地球政府的超级国度主权会以同样的方式为自己和为所有人所创造。

 

 

134:5.16 (1490.2) 公民活着不是为了政府的利益;政府和组织是为了人们的利益所建造和发明的。要是一个全人类的主权政府还没有出现的话政治主权的进化是不会有终点的。其他主权的价值都是相对性的,是中级意义的,是下属的地位。

 

 

134:5.17 (1490.3) 随着科技的进步,战争会变得越来越有毁灭性直到有一天变成有种族灭绝性的。到底要打多少次战争和还有多少个国家要失败人们才愿意建立一个属于人类自己的政府从而开始享受永久的和平祝福和人们在安静和善意的基础上兴盛。

 

 

 

法律,自由,和主权

 

 

 

134:6.1 (1490.4) 要是一个人渴望自由 – 解放 – 他要记住所有人也都想要同样的自由。一群爱自由的凡人不可能和平的住在一起,除非他们顺从这些法律,规则,和给予每一个人同样的制度,而且在这同时以相同的程度来保护所有其他凡人的自由。要是一个人有绝对性的自由,那另一个就会变成绝对性的奴隶。然后自由的相对性质是真正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自由是文明的礼物而且是由法律的执行才变得可能。

 

 

134:6.2 (1490.5) 宗教是以精神的方式来了解兄弟情义,但是这需要一个人类政府来管理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因为拥有这样一个快乐和有效率的目标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

 

 

134:6.3 (1490.6) 以后将会有战争和关于战争的传闻 – 国家之间会发生战争 – 只要这世界上的政治主权是分开的然后一些国家用着不公正的方法来握着他们。英国,苏格兰,和威尔士一直在跟彼此打仗直到他们放弃了各自的主权,成为大英联合王国。

 

 

134:6.4 (1490.7) 另外一个世界大战会教这些主权国家来形成某种联合,因此建造一些机器来防止小的战争,小国之间的战争。但是全球性的战争还是会继续直到人类政府被建造好。全球性的主权会防止全球性的战争 – 其他的都不可以。

 

 

134:6.5 (1490.8) 美国的四十八个自由州在一起和平的生活着。这其中的四十八个州里面是由之前在欧洲各种国籍和频繁战斗的公民组成的。这些美国人大概代表着世界各地所有宗教和宗教异端,反而在北美他们和平的生活着。然后之所以是这样是因为这四十八个州交出了他们的主权和放弃了所有关于自我主义的念头。

 

 

134:6.6 (1490.9) 问题不在于武装设备和解除武装设备。也不是因为征兵和自愿军队服务的插入才产生这些保持世界和平的问题。要是你把所有形态的现代武装设备和所有不同样式的爆炸物品从一个强国里拿走,他们还是会用拳头,石头,和棍棒要是他们依然抱着他们妄想的神圣国家主权不放的话。

 

 

134:6.7 (1491.1) 战争不是人类一个巨大和糟糕的疾病;战争是一个症状,一个结果。真正的疾病是国家主权这个病毒。

 

 

134:6.8 (1491.2) 玉然夏的国家没有拥有过真正的主权;他们从来没有一个主权能够在毁坏和世界大战当中保护他们。在建造全球性的人类政府时,这些国家不是放弃他们的主权而他们是在建造一个真实,真诚,和一个永久性的世界主权来保护他们不受战争。地方事务由地方政府来解决;国家事务,由国家政府;国际事务由国际政府来管理。

 

 

134:6.9 (1491.3) 世界的和平不可能用条约,外交,外交政策,联盟,权力的平衡,或者其他种类的权宜杂耍着国家主义主权来维持。世界法一定要诞生而且一定要世界政府来强制执行 – 全人类的主权。

 

 

134:6.10 (1491.4) 在世界政府里面每一个人会享受更多的自由。今天,世界强国的公民是要缴纳税的,被管理,和很受压迫的控制着,当国家政府愿意把他们关于国际事件的主权受托到全球政府的手里时现在很多干扰个人自由的事情就都会消失。

 

 

134:6.11 (1491.5) 在全球政府之下,国家组织会收到一个机会去真正了解和享受真实民主里面的个人自由。自我决定主义的谬误会被终止。在全球货币和交易的监管下一个新的世界和平就会来临。在不久一个全球性的语言将会进化,然后最起码会有一个全球宗教的希望 – 或者有一个全球性观点的宗教。

 

 

134:6.12 (1491.6) 集体安全是不会有和平的除非集体包括整个人类。

 

 

134:6.13 (1491.7) 一个代表人类政府的政治主权会带来永久性的和平,然后在精神层面的兄弟情义会永远的保证所有人都有善意。这是唯一的方式来了解地球和平和所有人都有善意。

 

 

134:6.15 (1491.8) 在森博通去世以后,他的儿子在维持每一个系的时候遇到了很多难题。要是在之后来到乌尔米的基督徒老师们能够展现出更多智慧和宽容那耶稣的教导产生的反应会变得更加强烈。

 

 

134:6.16 (1491.9) 森博通的长子向费城的阿布纳寻求了帮助,但是阿布纳选择的老师很不幸因为结果是他们不屈服也不妥协。这些老师想用他们的宗教来统治其他信仰。他们从来没有发觉这些经常被提到的演讲就是大篷车指挥耶稣他自己来讲的。

 

 

134:6.17 (1491.10) 当系里的混乱变得越来越多时,这三个兄弟收回了他们财务方面的支持,然后过了五年这个学校就关闭了。后来变成了一个米特拉殿堂然后重新打开了然后终于在一个狂欢的庆祝里被烧毁了。

 

 

 

第三十一年(A.D.25)

 

 

 

134:7.1 (1492.1) 当耶稣从里海旅行回来,他知道他在世界的旅行将要结束了。他在巴勒斯坦以外只去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叙利亚。他去迦百农一段时间之后,他就去了拿撒勒,在那里呆了几天。在四月中旬他离开了拿撒勒然后去了提尔。从那里他往北方行走,在西顿逗留了几天,但是他的终点是安提俄克。

 

 

134:7.2 (1492.2) 这是耶稣今年独自在巴勒斯坦和叙利亚之间流浪。经过今年的旅行别人在不同的国家以不同的名字知道他:拿撒勒的木工,迦百农的造船工,大马士革的文士,和亚历山大的老师。

 

 

134:7.3 (1492.3) 人子在安提俄克生活了两个多月,做工,观察,学习,探亲,服侍,然后在这同时学习人们怎么生活,怎么想,感觉,和对人们自己生存的环境有什么样的的反应。在这三个星期的时间他是以制造帐篷的名义在工作着。他在安提俄克停留的时间比任何其他旅行点的时间都长。十年以后,当使徒保罗在安提俄克讲道时并且听到他的跟随者说出大马士革文士的经文时,他一点都不知道他的学生们听到过主耶稣的声音,和一些他的讲道。

 

 

134:7.4 (1492.4) 从安提俄克耶稣沿着南海岸到达凯撒利亚,在那里他逗留了几个星期,再沿着海岸到达约帕。从约帕他去了内陆的佳木尼亚,阿什杜德,和加沙。从加沙他沿着内陆的道路前往比尔谢巴,在那里他停留了一个星期。

 

 

134:7.5 (1492.5) 耶稣开始了他最终的旅行,以私人的方式,穿过巴勒斯坦的中心,从南方的比尔谢巴到达在北方的 “丹” 。在这个旅行的北方一带他停留在希伯伦,伯利恒(他看到他的出生地),耶路撒冷(他没有探望伯大尼),比尔斯,里博纳,叙加,示剑,撒玛利亚,热巴,隐干宁,马顿;路过马格达拉和迦百农, 他往北方旅行;然后路过米若的河水,然后路过卡拉特到达 “丹” 。或者是凯撒利亚-腓立比。

 

 

134:7.6 (1492.6) 耶稣内在的思想调整现在引导着他离开人们所居住的地方然后让他前往赫尔蒙山完成他思想的掌握和完成他所有在地球上一生供献的任务。

 

 

134:7.7 (1492.7) 这是主耶稣在地球上其中一个不寻常和非凡的时期。另外一个跟这个非常相似的经历是在他受洗之前独自穿过佩拉山坡的时候。再赫尔蒙山上独自的一段时间标记着他结束了纯粹人类的生涯,那就是,凡人赠与技术上的终止,因此后来的隔离标记着一个神圣形态赠与的开始。然后耶稣在赫尔蒙山上独自跟神生活了六个星期。

 

 

 

在赫尔蒙山上的逗留

 

 

 

134:8.1 (1492.8) 在凯撒利亚-腓立比附近逗留了一段时间之后,耶稣准备好了他的日用品,然后获得了一个驮兽和一个名叫特格拉斯的小伙,他沿着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到达了赫尔蒙山的山麓丘陵,在那里有一个有时候被叫做贝特 琴的村庄。在这里,接近八月中旬,A.D.25,他建造了他的总部,然后放下他的日用品让特格拉斯来保管,之后他就登上了那个寂寞的山坡。特格拉斯在第一天陪伴着耶稣到达海拔六千英尺的指定点,在那里他们建造了一个石头储存室从而特格拉斯在里面一个星期储蓄两次食物。

 

 

134:8.2 (1493.1) 在他离开特格拉斯之后的第一天,当耶稣登上山一小部分的时候他就站停下来祷告了。其他一件事情就是他问他的天父能否让他的守护大天使 “与特格拉斯同在” 。他请求他是否可以得到许可来继续独自奋斗他最后以凡人的生活方式来面临现实。然后他的请求被准许了。他进入这个巨大的测试时只有他的内在思想调整来带领和维持他。

 

134:8.3 (1493.2) 耶稣在山上很节省的吃着;他只是每一次戒绝食物一天或两天而已。他在山上面对着那些超人类的人物,并且以精神的方式来跟他搏斗,然而他用权力把他们打败了,他们是真实的;他们是在他的撒旦尼亚本地星系里主要的敌人;这不是一个不能分辨现实或是一个思想混乱,软弱和饥饿的凡人异想天开的思想所进化出来的幻像。

 

 

134:8.4 (1493.3) 耶稣花费了八月的最后三个星期和九月的前三个星期在赫尔蒙山上。在这几个星期之间他完成了凡人的任务并且达到了通灵圆圈里的心里理解和性格控制。在他和他天父交流的这期间,他的内在调整也完成了指定的服务。这个在地球上的凡人达到了他的目标。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阶段的思想调整协调的完美结合了。

 

 

134:8.5 (1493.4) 由于五个星期连续不断的跟他天父在交流,耶稣对他自己的性质和对于战胜物质层次中的时间-空间的性格呈现也变得绝对的确定。他完全的相信,并且毫不犹豫的声称,他的上升神圣性质大于他的人类性质。

 

 

134:8.6 (1493.5) 当山上的逗留快要结束时耶稣问他的天父是否允许他和他撒旦尼亚的敌人主持一个会议,他作为人子,作为约书亚本约瑟夫。这个请求被准许了。再赫尔蒙山上的最后一个星期一个重大的试探,一个宇宙性的审判,发生了。撒旦(代表路西法)和叛逆的星球王子,卡洛格士迦,在此并且完全的能让耶稣看到。然后这个 “试探” ,这个终极人类忠心的测试在一些歪曲叛逆人物的面前,跟食物,圣殿顶峰,或是放肆的行为没有任何关系。这些跟这世界的国度没有任何关系但是跟一个伟大和辉煌的主权宇宙就有关系。你们象征性的记载是打算给之前落后时代世界上孩子般思想的人们。然而随后的一代人应该会明白人子在赫尔蒙山上所通过的搏斗事件是多麽的艰难。

 

 

134:8.7 (1493.6) 路西法使者所提出的众多提议和反提议,耶稣只回答说: “希望我天父的旨意能获胜 ,然后你,我叛逆的儿子,希望远古的统治者能够以神圣的方式审判着你。我是你的创造父;我很难公正的审判着你,而我的怜悯你已经拒绝接受了。我承诺让更大的宇宙审判者来判决你” 。

 

 

134:8.8 (1494.1) 对于所有路西法所提出的妥协和权宜之计,和所有化身赠与似是而非的提议,耶稣只是这样的回答, “要遵行我天父的旨意” 。当这个艰苦的考验完成了以后,那个脱离的守护大天使回到了耶稣的身旁并且服侍着他。

 

 

134:8.9 (1494.2) 在夏天下半旬的一个下午,在处于大自然和树的沉默时,尼伯顿的迈克尔赢得了他自己无可争议的宇宙主权。这个重大的成就没有在宇宙中宣告直到他几个月之后受洗的那一天,但是其实这件事已经在那天的山上发生了。当耶稣从赫尔蒙山上下来时,路西法在撒旦尼亚的叛逆和卡洛格士迦从玉然夏的脱离基本上已经固定了。耶稣已经付出了他最后得到他自己宇宙主权所需要的代价,而这件事本身就会调整所有叛逆者的身份并且决定未来所有的大动荡(要是还会发生的话)都会被尽快和有效地解决。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耶稣这个 “巨大的试探” 是发生在这个事件之前而并不是在在他受洗之后。

 

 

134:8.10 (1494.3) 当耶稣结束他的在山上的逗留并且下山时,他遇到特格拉斯拿着食品上来到集聚地。让他回去的时候,他只说了: “休息的时间已经结束;我现在要回去我天父那里做事情了” 。当他们要回去丹的时候他是一个安静和非常不同的人了,在那里他离开了那个小伙子,把毛驴交给了他。他然后往南方行走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去了迦百农。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

 

 

 

134:9.1 (1494.4) 现在夏天已经快要结束了,大概是在赎罪日和住棚节的时候。耶稣在安息日那天在迦百农举行了一个家庭聚会然后第二天他和西庇太的儿子约翰一起前往耶路撒冷,到达湖的东边穿过杰拉什和到达约旦峡谷的终点。当他和他的同伴探望很多地方的同时,约翰发现耶稣有很大的不同。

 

 

134:9.2 (1494.5) 耶稣和约翰跟着拉萨路和他的姐妹们在伯大尼过了夜,然后明天一早就去了耶路撒冷。他们在这个城市里和周围花费了大概三个星期,至少约翰是这样的。很多天约翰独自的前往耶路撒冷而耶稣却走到附近的山丘上跟他的天父从事很多回合的精神交流。

 

 

134:9.3 (1494.6) 他们两个都曾出席在赎罪日的庄严服侍上。约翰当时很佩服这个一直存在的犹太宗教仪式,但是耶稣保持着思考和安静观看的态度。对于人子来说这个表演是可怜和毫无价值的。对他来说这是对他天父人格和属性的误解。他觉得今天这样的作为就是扭曲了神圣正义的事实和无限怜悯的真理。他的内心在燃烧着并且想发泄出来那些关于他天父的人格是爱的真理和在宇宙里用的是怜悯的方式来执行事务,但他忠诚的监护者劝告他他的时间还没有到。但是在那个晚上,在伯大尼,耶稣的确放出来一系列的话语给约翰并且导致他很不安;然后约翰从此一直也没能够明白耶稣那晚所说的重点。

 

 

134:9.4 (1495.1) 耶稣计划跟约翰一起度过这星期的住棚节。这个盛会是全部巴勒斯坦一年一度的节日;这是犹太度假的时间。尽管耶稣没有很欢乐的参与这个场合,当他观望着轻松愉快的年轻人和老人时这就是证据表明他得到了快乐和满足的经历。

 

 

134:9.5 (1495.2) 在这个庆祝星期的中旬和在这些庆祝活动结束之前,耶稣离开了约翰,他说他渴望到山丘上能够更好地跟他的天父交流。约翰要求跟他一起去,但是耶稣坚决要求他待在这里直到庆祝结束,他说: “让你来承担人子的重担是没有必要的;只需要一个看守人来守夜然后让城市平安的沉睡着” 。耶稣没有回去耶路撒冷。他在伯大尼附近的山丘独自呆了快要一个星期后,他就去了迦百农。在回到家的路上他独自在格宝安的山坡上呆了一天一夜,靠近扫罗王自杀的地方;然后当他回到迦百农的时候,他看起来比他离开耶路撒冷的时候更高兴。

 

 

134:9.6 (1495.3) 第二天当耶稣回到他留在西庇太那里的个人保管箱时,他穿上了围裙,然后准备开始工作,他说, “在等待我时间来临时我很忙是对我有益处的” 。然后他在造船房工作了几个多月,直到下一年的一月份,就在他弟弟詹姆斯的旁边。经过跟耶稣工作的这段期间,詹姆斯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完全的对耶稣的任务失去信心了,不管有什么怀疑来蒙蔽对人子一生的工作的不理解。

 

 

134:9.7 (1495.4) 当耶稣在造船室的最后时期,他花费着大量的时间来完成大船的内部。他用了很大的精力在他的手工品上而当他完成了一件值得表扬的作品时他仿佛经历了人类成就的满足感。尽管他在无价值的东西上面浪费了很少的时间,当重要的事情来临时他还是苦干的工人。

 

 

134:9.8 (1495.5) 当时间慢慢的过去,谣言传到了迦百农说是一个名叫约翰的人在约旦传教并且同时为忏悔的人受洗,然后约翰这样宣扬着: “神的国度即将来临;忏悔和受洗吧” 。当耶稣听着这些报告时约翰从耶路撒冷河边的浅滩慢慢的走上来到达约旦峡谷。但是耶稣继续在工作着,在造船,直到明年一月份A.D.26约翰从河边旅行上来到达佩拉附近的一个地点,当他放下他的工具,宣言着, “我的时间已到” ,之后就让约翰帮他受洗了。

 

 

134:9.9 (1495.6) 但是一个巨大的改变已经降临在耶稣身上了。当时享受着他遍地的探望和服侍的人群中只有少数的人能够后来认出他就是那个之前他们爱的和有私人关系的那个人。然而之前的受益者没能认出他后来的角色是一位公共和有权利的老师是有原因的。在很长的这几年他的思想和精神都在变化中,然后经过在赫尔蒙山上的事件才完成。